<cite id="dzh57"><video id="dzh57"></video></cite>
<var id="dzh57"></var>
<var id="dzh57"><dl id="dzh57"></dl></var>
<thead id="dzh57"></thead>
<var id="dzh57"><video id="dzh57"><listing id="dzh57"></listing></video></var>
<var id="dzh57"></var>
<menuitem id="dzh57"></menuitem>
<menuitem id="dzh57"></menuitem><var id="dzh57"><dl id="dzh57"></dl></var><var id="dzh57"><strike id="dzh57"><progress id="dzh57"></progress></strike></var>

您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正文

古稀老人眼里的“花枝俏”

發布時間:2019-12-05    來源:荊楚扶貧網    字體大?。?a target="_self" class="anniu" href="javascript:void(0);" onclick="a2()">A-   A+

挖溝、施肥、覆土、覆膜......12月4日,初冬的茶園云遮霧繞,充滿了靜謐也充滿了忙碌,恩施市屯堡鄉花枝山村小茶園組的張同仁和老伴兒,在茶園里干得熱火朝天。

張同仁今年77歲,老黨員,古稀之年的他在茶園還是一把好手。“我家一起有5畝田,包括兒子、孫子他們的田土,他們都在浙江、福建去打工做事去了,茶園就靠我和老伴兒來管理、采摘。”

5畝多的茶園,靠兩老口來打理,確實不是簡單的事情,但張同仁卻越干越起勁,不辭辛勞。“今年我們收入有3萬多,其中,在合作社的分紅有1萬多,年紀大了,忙的時候搞不贏,這么多的茶園,我們就想了很多辦法!”張同仁用手指著茶園說。

老人口中所說的辦法,就是請人摘“分山”,所謂的分山,就是請的采茶工,所采摘的茶園收入,和茶園主人平半分,主人家包食宿。雖然張同仁老人今年分出去了工資1萬多元,但覺得很值得,因為搶到了價錢,而且人也輕松很多。“最多的時候有7、8個人來我們家采摘分山,熱鬧得很!”張同仁笑呵呵地說。

“我的號碼是195,大家喜歡給我喊‘幺舅母’,這個號碼好記,哈哈哈......”張同仁談起這個話題,笑得更加燦爛。“我們這里是戶戶有存折,人人有賬號,荷包有裝的”。原來,當地的茶葉企業恩施市花枝山有機茶專業合作社,為了方便、快捷,對每個社員進行了編號,通過編號來登記每次所賣的茶,把錢統一打到茶農的存折里面。張同仁的號就是195號,諧音“幺舅母”。這個諧音,張同仁很喜歡。平時在茶園采茶,鄰居們也愛給他喊一聲“幺舅母”。

“新農村有新搞法,我們這里的賣茶還‘叫號’,像銀行一樣。“以前賣茶,搞得不好就有可能吵架、罵人,因為后面來的一些賣茶的,有一些不自覺的人,會插隊,現在好了,合作社通過窗口打號,按照先來后到,打號后就可以在椅子上做起等著叫號,再也不用擔心插隊了!”

張同仁一邊說著,一邊對茶溝里的肥料用泥巴進行覆蓋,“合作社對肥料進行統一管理、分發,發覆草膜,每年根據賣茶的收入進行5%的分紅,每年還舉行各種各樣的茶園技術培訓,有時在廠里,有時候在茶園里。不是吹,現在我們是發展有方向、致富有門路......”談起新農村的變化和茶園,張同仁話茬子打開,停不下來,根本“剎不了車”!(通訊員 謝順)

Copyright ? 2001-2019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