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zh57"><video id="dzh57"></video></cite>
<var id="dzh57"></var>
<var id="dzh57"><dl id="dzh57"></dl></var>
<thead id="dzh57"></thead>
<var id="dzh57"><video id="dzh57"><listing id="dzh57"></listing></video></var>
<var id="dzh57"></var>
<menuitem id="dzh57"></menuitem>
<menuitem id="dzh57"></menuitem><var id="dzh57"><dl id="dzh57"></dl></var><var id="dzh57"><strike id="dzh57"><progress id="dzh57"></progress></strike></var>

您當前位置: 首頁 > 組織振興 > 正文

扶貧工作隊助力窮山村跑出脫貧加速度

發布時間:2020-11-06    來源:長江日報    字體大?。?a target="_self" class="anniu" href="javascript:void(0);" onclick="a2()">A-   A+

多面“戰貧”助力窮山村跑出脫貧加速度

武昌區公安分局駐村扶貧工作隊成為村灣建設者、產業引導員和村民貼心人

長崗山村全貌。詹松 攝

扶貧干部在茶園工作。

詹松 攝

扶貧干部檢查光伏設備。

詹松 攝

武昌區公安分局給村民送慰問物資。

孫遜供圖

武昌區公安分局院內擺上“農貿市場”。

史偉 攝

2016年打造黃金茶基地;2017年建成光伏發電項目,每年穩定收益在10萬元左右;2019年,農耕文化館、民俗項目主體工程建成;2020年建立農產品加工基地……村里建檔立卡的6戶貧困村民早已實現脫貧,他們的收入從之前的每年約3000元,增加至如今每年平均29000多元,村集體年收入近20萬元……這是武漢市公安局武昌區分局精準扶貧工作隊駐點新洲區徐古街長崗山村交出的答卷。

長崗山村,是新洲最偏遠的山村之一,屬大別山余脈,受自然條件所限,村里經濟發展滯后,村民生活困難。2015年起,武昌區組建扶貧工作隊來到長崗山村,武昌區公安分局選派干部長期入駐村里,完善基礎設施,改善村灣面貌,帶動發展產業,提振村民致富信心,讓窮山村跑出脫貧致富的“加速度”。

11月5日,武昌區公安分局黨委一行來到新洲區徐古街長崗山村調研扶貧工作,并向村委會送去精準扶貧資金30萬元,同時慰問了當地困難群眾。在調研過程中,武昌區公安分局負責人進一步指導長崗山村扶貧措施,要求分局駐村扶貧工作隊要與村委會攜手努力,致力于建立穩定增收的長效機制,確保困難群眾脫貧之后持續穩定增收,真正做到脫貧不返貧。

“武漢第一山”告別“靠天吃水”

從武昌區出發,沿著蜿蜒狹窄的盤山公路,經過1個多小時的車程,抵達長崗山村。

漫步村內,只見一座座小院一字排開,院子外種著金黃的柿子樹,再往山上走,一大片綠色茶園欣欣向榮。眼前如畫般的田園美景,讓人很難想象這里曾經的景象。

“山高泥多路難走”,回想起剛到村里駐點時的情況,扶貧工作隊隊長、武昌公安分局民警周錦先記憶猶新:“以前村內道路大部分是土路,一到雨雪天道路泥濘,外邊的人進不來,里邊的人出不去。”

要致富,先修路!扶貧工作隊進駐后,決心打通村民出行最后一公里。首先便是對村內道路進行硬化。為了盡快修好路,扶貧隊員們撲下身子帶頭干。如今,村里已完成11公里通組硬化路,村灣內道路實現全線硬化,村民再也不用為雨雪天出行發愁。路通了,村莊也不再閉塞了。

“多年來,由于受自然條件所限,這里的村民飲水困難。”隊員陳奎發說,解決了路的問題,還要解決村民的民生問題。

他介紹,長崗山村位于武漢東大門處的將軍山上,主峰海拔695米,素有“武漢第一山”之稱。多年來,由于受到自然條件所限,這里的村民飲水困難,只能靠高位引流山泉水、打水井、儲雨水、挑水等方式解決生活飲用水。但又因為泥沙較多,每逢下雨,接到的水都是渾濁的,沒法直接用。

他回憶,長崗山村通自來水之前,因水壓不夠,電熱水器放不出來水,連水管都被泥巴糊住了,成為了擺設。隊員們最開始駐村時,住在山上連澡都沒法洗,只能簡單擦洗。為解決平時的生活用水,隊員們就開車下山,用礦泉水桶裝好水,再運送上山,管上一兩天,每個星期要下山拖兩次水。

“山區老百姓多年盼望解決吃水難題,我們也急切地想把群眾的事情辦好。”陳奎發說,這是事關脫貧攻堅的重大民生工程。

為此,扶貧隊員們多次就此事向區扶貧辦及水務部門進行溝通協調。據了解,精準扶貧工作開展以來,新洲區把包括長崗山村在內的幾個偏遠村的農村安全飲水工程,作為民生解困項目予以立項,積極向上級申報,爭取政策、資金支持。2018年,該工程方案獲得市級批復,市、區兩級投入專項資金1850萬元,實施五級轉壓泵站和供水管網建設工程,將道觀河水庫的優質水源引上將軍山,每級泵站提升高度約80—100米,五級轉壓引水提升高差約450—500米。相當于自來水坐上電梯,跨越150層樓。

“如今村里的環境面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路面刷黑硬化,大家用上了干凈衛生的自來水,路燈也漸漸亮起來,還有光伏發電站……”村民漆書山感慨,現在黨和國家的精準扶貧政策好,讓村里煥然一新,大家享到了政策的福。

因地制宜帶動產業脫貧

村灣環境好了,還要抓好產業這個扶貧“主心骨”。好的扶貧項目是實地考察研究出來的,扶貧工作隊駐村以來,村里的每一座山頭,每一塊產業基地都遍布著他們調研走訪的足跡。

在村部的樓頂上,成片的光伏發電板在太陽的照射下,反射出奪目的光芒。村干部徐貴平介紹,現在的村部原先是長崗山村小學,因孩子們都到柳河村的學校上學,村里的小學長期未被使用閑置下來。駐村扶貧工作隊將閑置的校舍翻修后建成了新的村部,原先老村部的平房則被改建成村里的老年活動中心和衛生室。2017年,光伏發電項目擬落地長崗山村,扶貧工作隊隊員們陪同相關的工程技術人員一起在村灣里踏勘,介紹村里地勢較高陽光充足的優勢,最終明確村部樓頂區域的位置和朝向最適合設置光伏發電項目。當年7月,600多平方米的光伏發電板安裝到位,當年即為村里提供了10多萬元的集體收益。

黃金茶種植是長崗山村特色產業之一,扶貧工作隊來到村里后,主動聯系華農專家對黃金茶進行品質檢測,檢測結果發現長崗山村黃金茶氨基酸含量比同類產品高很多,具有良好的市場競爭優勢。經過反復論證,工作隊和村里協商決定擴大規模,立即向單位申請了50萬元產業扶貧資金,擴大產量、建設茶園的噴灌系統。目前,長崗山村209畝茶園現已初具規模,已開始新建廠房和購置炒茶機械,可安排6戶村民打工增收致富,6戶合計年收益超過3萬元。茶田除草施肥修剪等工序還帶動村民家門口就業,收茶季高峰期一天就需50多名村民參與,每人每天可領到近百元工錢。

長崗山村地處革命老區,有著豐富的紅色文化資源。村周邊還有800余畝原始森林,包含“潭龍瀑布”“豹龍谷”“卸甲寨”等自然風光。通往村里的紅色旅游公路打通后,扶貧工作隊隊員們調查摸排閑置房屋,申報國家幫扶資金,完成了對三個村灣房屋的外墻美化工程,還利用閑置林場廠房打造民宿,通過打造旅游配套項目,打造農耕文化館,引導農民發展休閑旅游,增加村民收入。

徐貴平介紹,根據項目需要,村里設置了護林、保潔、管護等公益性崗位,優先讓困難群眾就業,讓貧困戶跟著產業走,人均每月可以掙到500元工資。

如今,光伏發電、黃金茶園、民宿工程、油茶園、板栗園……一系列產業項目成為了長崗山村響亮的招牌。今年年初,村口的農產品加工基地建成,預計年內投入使用。屆時,村里的農貨、茶葉等產品將集中在該基地加工包裝,形成自產自銷的產業鏈。產業的興旺,讓村民的脫貧之路越走越寬。

真情幫扶提振致富信心

“幸虧有他們,不僅撿回自己的一條命,為了讓我安心住院,他們還幫我把田里的稻谷都割了。”說起扶貧工作隊,長崗山村村民董爹爹感激不盡。

此前在入戶調查中,扶貧工作隊隊員發現村里64歲的獨居老人董爹爹身體虛弱,就對他關照有加。

9月23日下午,扶貧隊員到董爹爹家探望時,敲門無反應,原來老人病重臥床,無法動彈。他們趕緊將董爹爹送至醫院救治,并通知其在外打工的家人迅速趕回。

在與老人及其家人的交流中,扶貧隊員發現,董爹爹一直對田里的稻谷念念不忘,原來,老人種了近2畝田的水稻,如今已經成熟,他心里一直放不下,在病床上也喃喃自語:“真怕稻谷會爛在田里。”

“必須要馬上收割,碰到雨天,稻谷可能會倒伏發芽。”扶貧隊員們找村民借來鐮刀和手套,來到田間收割稻谷。

扶貧工作隊隊員們經過一下午的努力,四人協力把近2畝田的稻谷全部割完。

稻谷收割完畢,大家又從附近的山上割來野藤將其捆好,再小心地經過田埂、穿過小河,把稻谷背到馬路上。最終,他們將稻谷運到了董爹爹家里,讓老人安心住院。

42歲的徐明球也是長崗山村的貧困戶之一。家中父母年事已高,身患疾病,還有兩個女兒,徐明球的生活負擔被扶貧隊員們看在眼里,記在心上。扶貧隊員聯系培訓機構減免培訓費給村民們上課,培養職業技能。在學習了燃氣熱水器維修技術后,徐明球成了村里的檢修師,平時村民安裝維修熱水器都會找他。但是村里人口少市場小,想靠著這門技術養家糊口還是比較困難。此時扶貧隊員建議讓徐明球到武昌去試試身手。

2019年3月,來到武昌的徐明球隔三差五接到安裝維修的活,但小女兒在武漢上幼兒園的費用太高,又讓他打起了退堂鼓。

此后的一個月里,得知這一情況的扶貧隊員們往返奔走于區教育部門、學校和徐明球的租住地,了解貧困戶子女的相關入學政策,向學校說明貧困戶的特殊情況,終于為孩子爭取到了幼兒園的費用減免就讀機會。

52歲的村民鐘兵旺,2015年愛人因病去世,留下年僅8歲的女兒。失去愛人的悲痛加上照顧孩子的重擔,讓他意志消沉。曾有一次他鼓起勇氣去漢口務工,不料接到通知說孩子不見了,找遍學校和孩子外婆家無果,結果發現沒有鑰匙的孩子站在自己家門外,硬要找爸爸。

“這家里得有個幫手”,扶貧隊員們動起腦筋,托村民幫鐘兵旺打聽對象。經多方打聽,得知附近萬崗村有一個離異婦女蔡金花,日子過得比較艱苦。經過扶貧隊員牽線搭橋,兩人于2019年2月結婚。

有了家庭,鐘兵旺又有了奔頭?;楹笠粋€多月他又開始到市內打工。

“今年在外工作大半年,至少掙了3萬多!”鐘兵旺比劃著向媒人扶貧隊員們報告,他說:“我們這個家會念你們一輩子的好”。

“走親戚集市”成為消費扶貧樣板

今年年初,長崗山村的20多位村民,應邀到武昌區公安分局“走親戚”,武昌區公安分局負責人熱情接待了大家,并帶領大家一起參觀中國共產黨紀律建設歷史陳列館、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舊址,還讓他們登上了夢寐已久的黃鶴樓。

次日,武昌區公安分局院子里,長崗山村的村民擺起“集貿市場”,雖然氣溫很低,扶貧隊員們依然忙出一身汗,幫村民們整理攤位上的農副產品。下班時,民警們紛紛來到攤位前購買土特產,用實際行動消費扶貧。

集市上,知道是在扶貧工作隊的單位擺攤,村民們相當熱情:“都商量好了,統一按批發價!”知道是村民們擺的集市,民警們買得也很是爽快:“不談錢,裝袋就行了!”

一座在公安局里開起的“農貿市場”,讓一大批新洲區貧困村的生態養殖農產品和純手工制作土特產走出山區,走向市場,也讓受幫扶村民對扶貧工作的感激之情得以抒發。這座“農貿市場”作為城鄉連接的橋梁,讓村民和農產品“走出來”,助力鄉村振興,為天然農副產品搭建銷售平臺,尋找銷售渠道,進一步提高了定點扶貧村農民收入。既全面呈現了產業扶貧成果,也踐行了消費扶貧理念。據悉,“走親戚集市”模式作為全市首創,已在全區的23支駐村工作隊,53個對口幫扶單位繼續巡回開展。

策劃:武漢市公安局武昌區分局

執行:長江日報法治文化傳播中心

撰文:劉繼平 卞鴻飛 孫  遜

Copyright ? 2001-2019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